心理学个人书记报告

既然想对自己开刀解决自己的问题,那就贯彻到底


拿一个天平准备好砝码,又觉得物化了踢开天平,踢开又觉得人人平等无所适从,重新寻找差异,又把天平拿回来重新做砝码。

或许相信自己的价值观念,进而不会怀疑和被多视角牵制。或许相信自己期望的价值观念并有一个方向的动力。


我需要的只是,人在崩溃和压抑的时候,把我拉出来的一份协助

倾诉和情绪不是一起的,别人情绪上头都是倾诉欲,而我是先压制下来,等待分析结果后再表达情绪。

心理治疗方向,是想让舒服,所以,不管哪种方式,只要舒服,就是一个好的办法。

我好奇,我想帮人,但是别的什么,想不到什么,我都想要,也都觉得可以舍弃。


归属感缺乏导致的一系列因素都在不停的拨动着。时间不再是珍惜的事情,而是一把单调的尺子。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