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下意识的情绪发泄与结识的思考

如果说语言承载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那凝结在语言中的感受便是另一片文化森林


今天无心之中创建了一个话题, 叫做 女生除了**还会怎么样

刚开始还想着, 我只是想知道国内这些圈子时过境迁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随之而来的一句回复 还会打拳 让我瞬间厌烦并恶意揣测对方.

我忘了其实打拳也是中性词, 只是我自己认为这使一个攻击词. 并且联想到之前极度反感反感的打拳行为.

(从某个角度说我在这只要观察因段时间就不可避免的代入到各种各样的词汇和环境语系)

我直接表达了不满, 并且恶意揣度对方.

恩, 也犯了情绪化的错误.

(额外提问:事情代入自己就会情绪化吗)

在这理想道个歉, 的确是我看对方不满, 对方反过来不满.

而这种看对方的不满是从我对一个词的语义解释中携带过来的.

当然, 问答被删掉了, 同时还有一个人回复, 你在女生圈子外, 所以不可避免的遇到废话.

看山不是山, 真实

然后我反问了一次, 那一般怎么样才会进入这种圈子呢

对方一句话我开始了思考 你不想说话也不想互动那你为什么要进入呢


Q:如果没有想法结识那为什么要认识呢?

很久前我有这句关于意义的追问. 这个问题关联了愿望, 期望, 意义, 还有社交

带入小孩时代, 娃娃认为任何人都可以是结识的, 而从思考的角度 那时候结识风险远小于收益. 我们需要探索和扩宽世界的见识, 所以一把铲子, 一个玩具车, 就可以当朋友

而学生时代, 我们选择性结识, 家长希望结交学习好的, 我们希望结交关系铁的, 这时候尚未产生足够的判断力, 所以我们依然会试错, 而且伸出的手也会遇到更多伸出的手.

到了成年, 步入社会, 我为什么不愿意伸手了, 也不愿意结识了呢?

是一无所有的我自卑而逃避?

是利益至上的结交没有得到收益?

是精神上的距离感让我们疏远?

是精力不够让我们无法再判断一个人的恐慌

我尚且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样的, 不过这四种我都真切的遇到过了.

. 我现在不想结实, 也不想社交, 仅存的社交是为了平衡掉 生活世界信息更新 所强制的社交.

我基本遗忘了所有社交的常识, 也遗忘了初心, 只有些许意义支撑着.

. 但这不是问题的答案.

人到底是期望社交还是厌恶社交, 这点按照进化论想必是期望的.

. 可我依然很厌恶

想不下去了, 思绪混乱


情绪发泄我可以慢慢洗涤以前那些字词赋予过的意义来重归中性词义.

但是我依然恐慌, 我害怕下一次再次发生, 我希望解决方案并实现

点赞